珍珠与郁金香

汉森家发生窃盗案,他连忙打电话,通知好友侦探伍德。当伍德赶到后,警方的取证工作已经结束,汉森马上向伍德告知事发经过。

「昨天早晨,我住在市区的妈妈身体有些不适,拨电话来提醒我们去探望她。然后,我和妻子出门了。可是,我不放心家里,所以今天下午,我决定自己先回家看看。当我一进门,发现屋里乱七八槽的,小偷肯定是从那个窗户爬进来的。」汉森指着面向院子的窗户。只见那扇窗的玻璃被割开一个圆洞,推测罪犯就是从那里伸手开锁进来的。

「你家丢了什么东西吗?」

「没丢什么贵重物品,除了抽屉里的一台旧手机,选有就是摆在梳妆台上的珍珠项链被偷走了。」

「刚才警员在现场勘查,发现了什么有力的证据吗?」

汉森失望摊开双手:「什么证据也没有发现!」

「罪犯连一个指纹也没留下吗?」

「这一定是惯窃。」 忽然,汉森想到被盗的珍珠项链上的珍珠,有五六颗,被遗落在院子 里,就把这情况告诉了伍德。

「怎么会这样呢?」

「那条项链的线本来是断的。可能是罪犯盗走时,装进衣服口袋里,而口袋有洞,掉出来的吧!」

汉森带伍德来到正値夕阳的院子里。院子的花坛里正开着红、白、黄三种颜色的郁金香。

「喂!这花中间也落了一颗珍珠呢!」伍德发现一株黄色花的花办中间,还留有一颗白色的珍珠。

「啊?是吗?」汉森也凑过来看那朶花。

「看来这是刚才那些勘査人员的疏漏。」汉森说。

伍德问:「你知道这朶花是什么时候开的吗?」

「大概是前天。因为黄色郁金香总是最先开花,我记得很清楚。」汉森小心翼翼从花鹏中间,轻轻取出珍珠。

过了一会儿,警员打电话来说发现两名嫌犯,一名是叫做马丁的青年,昨天中午过后,附近的孩子看见他从汉森家的院子里走出来。

另一名是叫格里菲斯的男子。他昨夜10点左右去现场偷窥,被路过的巡警发现。

「这两人中肯定有一个是罪犯。但作案时间是白天还是夜里,还没有可靠的证据。所以,肯定是他们其中一人!」警员在电话里肯定的说。

挂断电话,汉森告诉伍德这件事,伍德果断说:「看来我猜得没错!罪犯就是马丁!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来看看花坛中的郁金香吧。」

吃惊的汉森立即拿起手电筒,半信半疑来到院子里查看。在查看后,汉森返回屋里,笑眯眯的对伍德说:「你的推理是对的!真是太厉害啦!我马上打电话!」

说着,汉森拨通警察局的电话……

伍德为什么会做出这搛的推断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